樂公益

  • 14,991,384
    捐款金額
  • 10355
    捐款人次
  • 1303
    專案總數
  • 11650
    專案人次

【小人物大啟示】零工慈父 正向走出困境

(上圖:李父一家五口有了遮風避雨的家,世界和平會社工送的物資,讓他們這個年很溫暖。圖/記者李祖翔。)

 

 

「你好,我們來拜訪你了。」社工輕輕敲了鐵門,案童的爸爸客氣地出來迎接,因為眼前的人讓一家五口不再流浪,房間多了好吃的點心,過年的餐桌上還有一道道豐盛佳餚...

 

  一番寒暄,李父想起過往,忍不住嘆氣:「如果不是走投無路,誰想餐風露宿?」14歲因為竊盜入獄,前科成了李父揮之不去的陰影,「未成年不該重罰,但戒嚴時期什麼都被放大,被以擾亂國家金融、違反《國家總動員法》判刑。」

 

  李父說,出獄後結婚又離婚,2次自殺未遂,當親戚說要介紹工作,滿心歡喜的去,卻是當人頭,又關了8個月,然後認識現在的伴侶。當時三子出生,2千元產費對他是筆驚人費用,他賣蒜頭跟薑母,一天還賺不到一個便當錢,全家都睡在菜市場,盥洗則在公車站,只得忍痛將孩子擱給父母,帶太太、大兒子、二兒子到台北去打拚,沒多久又產下一女。

  在台北車站流浪,遭詐騙集團控制,李父服了勞動役,太太被罰1萬5千元,緩刑2年,「被騙已經習慣了,最難受的是社會局來了,第一句話不是關心而是恐嚇要把孩子帶走;有次孩子骨折,沒錢看醫生,我們向社福中心求助卻得到『凡事靠自己,因為你們不符補助資格』的回應。」至今回想,依然氣憤。

孩子不嫌窮 親子互體貼

  他曾從事洗車業,被排擠、丟工作,傷到腰,左小腿更骨折,支架留在體內,右小腿在拆鋁門窗時也被碎玻璃剮了一塊肉,10元的碘酒都買不起,後來有醫生告訴他要注意蜂窩性組織炎,他沒勞健保,不能亂花錢,無奈地說:「不管了,孩子溫飽比較急迫。」多年養成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,即使胃出血都不看醫生,餓肚子也是常態,一天習慣只吃一餐,但兒女可以吃兩餐,對他來說,老婆下班、兒子女兒放學後全家一起吃飯,是最期待的幸福時光。

  「我沒能給他們好的家庭,不表示我會虧待他們。」孩子都是他的寶貝,孩子表現正向、樂觀最讓他驕傲,如18歲才讀高一的大兒子沒有怨懟出身貧困,還打工貼補家用,現在的房子也是他找到的;二兒子有個性、很有想法;沒有帶在身邊的三兒子,日前因為孝順阿公阿嬤、賣蒜頭養家,被媒體披露,喻為「市場內的小巨人」,更讓他狂喜、欣慰孩子的懂事。

  最小的女兒小盈今年11歲,已經有2次流浪經驗。小盈說,印象最深的是5歲住在花博公園,「一點都不丟臉,還很快樂,我只是跟媽咪在公園等爸爸回來,辛苦的是爸爸。」她乖巧、懂事,功課又好,社工問她有沒有願望?她說:「希望爸爸媽媽安享天年,不再為錢煩惱」,一旁李父聽了,欣慰得頻點頭。

  李父流浪時都會想,總有一天要再爬起來,「我是命硬,死不了,加上後面有一個家庭,不能輕易放棄,否則人生這條路真的走得很累。」工作受傷後,只好讓幼時腦部受傷、一手一腳無力的太太從事清潔養家,他內疚不已,為了不造成全家負擔,能不吃他就省,餓到發抖也甘願。

只求家溫暖 感恩放心頭

  李父說著坎坷經歷,卻散發不屈的生命韌性,不時感謝幫助過他的人,「有陣子我去送海報、舉牌,在淡水風吹日晒站了一天拿到800元報酬,為了省錢,捨不得把便當主菜吃掉,一時忘了就扔了,太太衝去垃圾桶翻找,被經過的路人看見,給了我們500元,雖然這是一場誤會,但我跟女兒都記在心中。」

  他們住過高速公路下、橋下,靠幾塊木板遮蔽,還曾住過廢棄屋,甚至鬼屋,小盈就問爸爸好幾次:「坐在床墊邊的長髮阿姨是誰?」讓大家毛骨悚然,而現在能有安穩的家,最大功臣是一位女社工的出資,以及新房東的體諒,小盈學校老師也幫忙轉介社福團體,送年菜又給助學紅包,讓李父安心的說:「如果現在斷炊,撐2個月不是問題。」

  李父也很想分享世界和平會社工的體貼,「他每次都問我們想吃什麼,精挑細選,要偷偷抱怨一下:因為太好吃,拚命吃,不夠吃了!」社工被誇得羞紅了臉頰。

  離去時李父的話猶言在耳:「我只求有個家,平平安安,縱使一無所有,家人和樂也能活得很溫暖。」社工感慨:「如果未來我沒有繼續在這個領域服務,還是會想每個月寄錢或物資過去,因為社會上有太多像李父的弱勢朋友在為活下去奮鬥,既然他們有心,我們應該支持。」(文/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)

 ---

前往了解「搶救受飢兒-愛心食物站」籌募貧童愛心食物包 服務

 

 

 

熱門精選
留言專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