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公益

  • 14,199,987
    捐款金額
  • 9866
    捐款人次
  • 1227
    專案總數
  • 11111
    專案人次

我的背包背的不是書,而是外宿的用品…

米漿現在是個白天認真工作;晚上積極向學的女孩子,但她從小學開始其實經歷了一段沒有媽媽照顧;又被總以為自己要害他的爸爸家暴的逃家時期......

「不想面對精神狀況不穩定的爸爸」

我爸瘋了,原本是憂鬱症,在我小學時變成輕度精神分裂,總是覺得我要帶人回家害他,他的情緒不穩,常揍我。媽媽在我出生滿月就離婚了,家裡只有我獨自面對爸爸。

從我懂得該逃走之後,我就不愛回家,同學的書包裝的是課本,我的書包裡裝的是在路邊過夜的用品。有時同學會讓我在他家住一晚,但大部分的時間,我都在街頭遊盪,睏了就窩在我家附近一個不起眼的角落。我常常被警察帶到警察局,老師也知道我不回家,但他們只認為我是問題學生,沒有人幫我。

「開始接受安置的日子」

直到國二,爸爸把我打到從樓梯滾下去,撞成輕度腦震盪,學校的輔導老師才知道真相,把我轉學到中途學校。之後幾年,我待過許多寄宿家庭、中途之家,但我不斷的逃,我不喜歡那裏的環境,也不相信那些人會幫助我,過去那些老師、大人,總是說要幫我,但最後我還是被送回爸爸的身邊,獨自面對恐懼與無助。

四年多前,我又被送到張秀菊基金會,觀護人說,如果我再逃,就要被關進少年觀護所。我在那裡住了一年之後,覺得裡面的輔導員很關心我,才慢慢打開心房,第一次跟外人說了我的心事。後來有一次,幾個人找我一起逃走,但我不想再逃了。

我總算安定下來,甚至以自己的經驗去輔導其他的孩子。三年前的農曆年,我回家住了兩天,我記得,離開前,爸爸在樓頂自言自語。幾天後,我接到通知,爸爸自殺,死了。

在逗點公益商店工作的米漿

 

「獨自生活&轉變」

這幾年我偶爾還是會想起他,我總只想起他的好,想起他帶我出去玩、給我零用錢、打電話來中途之家問我過得好不好…,都是溫暖的笑臉。雖然我曾經那麼恨他、怕他,但我不想讓他在我心中是不好的回憶,他畢竟還是跟我相依為命的爸爸。

在張秀菊基金會的照顧下,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,在2013年我考上了東海大學法律系,我的目標是檢察官,我希望以後有能力再幫助像我這樣無法在家長大的孩子們。

帶領安置小孩自力造筏訓練中的米漿。
帶領安置小孩自力造筏訓練中的米漿。

在張秀菊基金會生活的這段日子裡,米漿不但從原本的不斷想逃逐漸穩定下來,更因為基金會安排下,必須在張秀菊基金會附設的公益商店-逗點咖啡,完成實習時數200小時,還有在張秀菊基金會所成立的社會企業-沙連墩戶外冒險學校,接受體驗教育的相關訓練和活動帶領技巧,讓自己習得一技之長,有能力面對安置結束後的獨立生活。結案後的米漿現在也回到了張秀菊基金會工作,除了協助逗點咖啡推展相關店務;也帶領著仍在安置的其他學弟妹學習戶外冒險學校的體驗教育課程,在職場上憑著一己之力賺取自己的未來,更利用工作之外的空檔時間努力讀書考上了東海大學法律系,現在朝著將來能為其他需要幫助的孩子或民眾服務的目標大步邁進!

擔任沙連墩戶外冒險學校助教,帶領企業員工訓練活動中的米漿。
擔任沙連墩戶外冒險學校助教,帶領企業員工訓練活動中的米漿。
擔任沙連墩戶外冒險學校助教,帶領企業員工訓練活動中的米漿。
擔任沙連墩戶外冒險學校助教,帶領企業員工訓練活動中的米漿。
熱門精選
留言專區